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忻州男子被女儿老师怀疑父亲身份 意外发现妻子奸情

千王之王重出江湖 

玉田今年42岁,他的妻子美萍36岁,俩人结婚10多年生有两个女儿。结婚后夫妻俩来到太原打拼,多年后买房买车,还开了一家烟酒店,眼看生活越过越好,却出现了问题。玉田称,去年6月份,二女儿生病了,于是给班主任老师打电话请假,没想到老师却回他“你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”。

二女儿今年8岁,上小学的时候是玉田亲自送去学校的,怎么班主任却说自己不是女儿的亲生父亲呢?玉田提供了一段通话录音,电话中班主任称女儿的“爸爸”来给她开过家长会,但口音不一样,而玉田并没有参加过孩子的家长会。

班主任这番话让玉田觉得很蹊跷,于是第二天就带着身份证和户口本去学校,找班主任对质,老师亲口告诉那个男人是南方口音。玉田当下就询问妻子,没想到妻子不仅没解释,反而一扭头走了,再也没回过家。

玉田的邻居们都说玉田的二女儿长得不像他,反倒跟卖防盗门的老黄长得特别像。

女儿突然又冒出来一个“爸爸”,让玉田一直犯嘀咕。妻子离家一年时间里,玉田一直在找那个男人的线索,没想到还真让他找见了。去年9月份,玉田去自家常进货的一家烟酒店时,老板称刚刚已经有人来进过货了,而那个人也自称“玉田”。玉田抓住那个男人的肩膀,质问他为什么冒充自己的名义来进货,而对方称是给美萍帮忙的,之后真假玉田就拉扯在了一起。

最近半个月,玉田为了寻找妻子的行踪,发动身边的朋友帮忙。前不久,他的一个朋友发现了妻子美萍的行踪,朋友跟着美萍走进了小区电梯,上楼后从门缝里发现美萍和美萍的女儿,还有一个男人坐在一起。当玉田赶到后,发现自己妻子和二女儿正和那个人高兴地聊天吃饭,而那个男人正是之前在烟酒店看到过的那个假冒自己的男人。

当时已是凌晨,玉田和朋友敲开了门后,发现妻子和那个男人在床上衣衫不整地在一起。随后,那个男人还对玉田动起了手。这件事之后,玉田确定妻子是有了外心。

记者和玉田在烟酒店找到美萍后,美萍情绪激动地给“老公”打起了电话,而丈夫玉田明明就在旁边。美萍口中的这个“老公”就是之前给二女儿开家长会,和冒充玉田去烟酒店进货的男人。那个男人叫老黄,美萍称自己离开家后,和老黄就住在一起两三年了,还说自己和玉田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。

附近的邻居说,老黄是开店卖防盗门的,距离美萍的烟酒店不远,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,慢慢传出了流言风语。等玉田在外打工时,老黄就和美萍一起经营了烟酒店,两人的关系在周围邻居那儿已经是公开的了。

美萍说,即便没有老黄,她和玉田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。因为自从两人结婚后,玉田就很花心,和一个女同事来往密切。而玉田却称美萍是在污蔑自己,他与那个女同事是在一家加油站打工时认识的,后来自己开了送水站后,就雇了那个女同事给自己打工,这事儿美萍是知道的。当下,玉田就给那个女同事打了电话,女同事称俩人没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,自己也有家庭,只是单纯给玉田送水,而且工作之外并不和玉田联系。加油站的其他工作人员也说,玉田和那个女同事之间只是工作关系。

美萍对此并不相信,还口口声声称玉田只是自己的前男友,俩人并没有结婚证,不是合法夫妻。美萍认为自己虽然和玉田有结婚证,但是并不是真的,而是玉田自己去办的假证,因为结婚证上没有身份证号,而且玉田的年龄也和户口本上的不符,虽然在一起生活了16年,顶多算非法同居,不合适就可以分开。

对此说法玉田是极度否认,他说这张结婚证是当时他和美萍一起去办的,两个人都拿着及介绍信去办的结婚证。如果美萍当时没有去,结婚证上怎么可能有他俩的合照呢。玉田说当年他领结婚证的时候是老家村里的会计给他开的证明。于是记者来到了玉田的老家忻州静乐县段家寨乡了解情况。村民说当年开证明的会计已经去世,记者又找到乡里的民政助理员。助理员说发证是需要两个人都在场的。对于两人结婚证上信息不全的情况,助理员说这是之前退休的助理员办的,填写不规范。

为什么结婚证信息不填完整,玉田说当时是美萍让他把自己年龄写小5岁,怕家里人知道两人年龄相差太多不同意婚事。记者找到美萍的大姐询问,她也说有这么个情况,他们家人后来都知道的。

民政局工作人员说虽然信息当时登记的不规范,但是证是真的,是民政局统一发的。律师也表示这种情况下结婚证是确实有效的。那么美萍说自己和玉田婚姻关系不存在,自己可以随便和别的男人过纯属无稽之谈。

对阵天津的4:0大胜,让高洪波只高兴了三天时间。

提起上届住博会天朗控股举行的转型发布会,仍让人记忆犹新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d3oe9btcn.nxein.com/tk5g4c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08-17 12:56:54

东京食尸鬼  贵宾犬  何以笙箫默  法拉利laferrari  大宋的智慧  汽车竞速大赛  雨燕  巴哥犬  大秦帝国之纵横  重生之神级学霸